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论坛   商务商业   从小区到地铁的社区班车不能“超载”?闵行华侨城小区的居民犯难了
返回商务商业
发新帖 回复
查看: 43|回复: 0

从小区到地铁的社区班车不能“超载”?闵行华侨城小区的居民犯难了

[复制链接]
楼主

0

主题

0

帖子

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0
发表于 2020-1-7 21:16: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从2013年入住上海闵行区浦江镇浦驰路上的华侨城小区4期起,居民严女士就一直乘坐由华侨城开发商提供的免费社区班车,实现从小区到约1.5公里开外的轨交8号线浦江镇站的来回“短驳”。严女士称,近7年来,社区班车一直稳定运营,十分方便。可最近,她早高峰时坐不到这班车了。

原因在于:去年12月初,华侨城小区的社区班车被交警部门认定为存在“超载”情况,当班司机也相应被处罚。而如果要不超载,班车上最多只能上23名乘客。要知道,华侨城小区先后共开发有8期,一次只运送23名乘客,无异于“杯水车薪”。

近期,解放日报·上观新闻报道了浦东定制公交开了又关的新闻。同为解决市民出行“最后一公里”的尝试,浦东定制公交受制于公交公益性与定制市场化之间的争议;而完全由市场化手段来解决的华侨城社区班车,又面临着运力上的新矛盾。两者背后共通的,是“出行最后一公里究竟如何解决”这个老问题。

早上8时,社区班车“望眼欲穿”

1月3日清晨,记者前往浦江镇华侨城体验社区班车。严女士告诉记者,上午9时之前,班车为半小时一班,从位于东北角的“中意国际”发出,沿江桦路、浦驰路绕华侨城各小区一圈后,前往浦江镇轨交站。早高峰时,她通常在浦驰路江栀路路口等候班车。而同在这个路口等候班车的,还有华侨城5期、8期、3期的居民们。

△图为华侨城小区班车班次表。

7时30分,记者抵达浦江镇轨交站,一路正常速度步行至浦驰路江栀路路口时,已是7时55分。一路上看不到共享单车,也较少见到公交车站。这段不算短的短驳路程,除了费时费力的步行,居民们的选择并不多。可当记者抵达时,却十分意外地发现:站在路口西北角等候班车的,竟然只有记者一个人。

怎么回事?上午8时刚过,终于来了另一名等候班车的居民,她每周五要前往市区参加培训班,因此要乘坐班车前往轨交站换乘。她告诉记者,班车上午8时会发出一班,浦驰路江栀路路口是开出后第4站,通常抵达时最晚不超过8时10分。攀谈中,路口又来了一位背着书包的学生。但此后路口不再有等车居民出现,“怎么人那么少?”“以前马路边会站上一排,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

人少的原因很快揭晓:预料中的班车并未抵达。上午8时10分,等候班车的学生看班车迟迟不来,转身沿江栀路向西,改去乘坐公交车。8时20分,前往市区培训的居民眼看要迟到了,用手机叫来一辆“沪C”牌照车辆也扬长而去。离开前,她提醒记者,若看到一辆像超市班车的红色大巴开过来,那就是社区班车,“直接上就行了”。记者一直在路口等候到8时23分,才看到一辆描述中的红色大巴缓缓驶来。拦住一问才知道,确实是班车,不过已经是去完轨交站后的返程了,只下不上。怪不得等不到,原来,去程时班车就没来浦驰路江栀路路口。

路口无人等班车,想必这样的情况有一阵子,居民们都知道了。

带上1期的居民就“满员”了

班车为何不按既定路线行驶?记者连忙沿浦驰路向北飞奔,北端的浦驰路江榉路站是班车驶出后进入华侨城小区的第一站,理应能坐上班车。

8时35分,记者赶到浦驰路江榉路路口时,恰好8时30分的班车抵达。记者连忙站到了10余人候车队伍末端排队上车,司机一边数人数,一边大声催促上车的人赶紧找座位坐下。轮到记者上车时,仅最后一排还有一个空位,坐上就恰好满员了。果不其然,车辆发动,司机往南开了一个路口后,直接沿江柳路向西,沿浦申路、陈行公路开往浦江镇轨交站,后面的浦驰路北江桐路和浦驰路江栀路两站均被跳过了。

8时40分,跳站班车抵达浦江镇轨交站。趁着下客上客的机会,记者换到了最前面的座位,与司机孟师傅简单聊了几句。“为什么后面的站不去了?”“满员了!不是我不想拉,实在没有办法……”等红灯的间隙,孟师傅从方向盘前的环保袋里,掏出了一张皱巴巴的罚单递给记者:“已经罚200元扣6分了,不能再扣了,再扣6分,我就得‘降级’,开不成这个车了。”原来,罚单上显示,去年12月6日上午8时许,孟师傅因“驾驶营运客车以外的其他载客汽车人数超过核定人数达到20%”,被处以罚款和扣分的处罚。他回忆,当时车上应该有40多人,其中10余人站着,但并不算特别挤。被处罚后,孟师傅开始严格控制上车人数,每每到站数人头,车上乘客限定不超过23人。一旦座位坐满,即跳过后面的站,直奔轨交站而去。

△孟师傅向记者出具的罚单。

孟师傅告诉记者,一般来说,上午7时30分、8时、8时30分这3班班车最忙。限定乘客人数后,班车在浦驰路江榉路站停靠时,基本就已满员。也就是说,这3班班车仅能服务到附近的华侨城1期小区。上午9时,早高峰已过。9时这一班,记者再次从起点站一路“跟车”,发现各个站候车人数已明显减少,班车终于恢复了正常线路。

△被处罚后,孟师傅开始严格控制上车人数,每每到站数人头,车上乘客限定不超过23人。图为班车从地铁站驶回小区时,几名乘客不愿意坐在后排,选择站在车中间,但车上乘客人数并未超过23人。

班车就是我们的“公交车”

孟师傅是山东人,是上海一家大巴租赁企业的跟车司机。3年前,他被安排到了华侨城小区,担任班车的早班和晚班驾驶员。而他驾驶的这辆大巴,则是由华侨城小区的开发商向租赁公司租赁,免费向小区居民提供短驳服务,弥补公交车覆盖不足带来的不便。

△华侨城小区班车为小区开发商向租赁公司租赁,免费向小区居民提供短驳服务,以弥补公交车覆盖不足带来的不便。

对于12月初因超载被处罚,孟师傅觉得有些“冤枉”。这不仅是他3年来第一次被罚,也是华侨城小区班车开通7年来的第一次被处罚。他反问记者:“这个车是为小区居民服务的,一辆车来回跑,不能超员,你说现实不现实?”孟师傅认为,在华侨城小区,班车起着替代公交车的作用,速度不快、路程不长,也从未出过任何安全事故,不应该参照卖票的大巴车来管理载客数。据记者了解,公交车沿用的是1987年国家颁布的《机动车安全运行技术条件》。按此标准,城市公交按每人0.125平方米核定载客数,也就是1平方米内不超过8人就不算超载。

孟师傅的观点也得到了许多居民的认同。陆女士居住在华侨城2期,班车无法正常按线路行驶后,给南侧华侨城几期的居民带来了极大的不便。没有了班车,又不想步行20余分钟去轨交站,唯一的选择就是舍近求远去坐公交车。要么浦申路陈行公路乘坐177路去浦江镇站、或者去浦锦路陈行公路乘坐986路去芦恒路站。但陆女士称,这两条公交线不仅车站设置得远离小区,步行乘车所走的距离差不多已是去轨交站的一半;且间隔时间长,班次不稳定。“相比坐公交,我更愿意自己走,起码时间上比较稳定。”陆女士希望,交警部门能否考虑华侨城班车的实际情况,在超载的认定和处罚上将标准“放宽”一些。

△华侨城小区班车正在浦江镇轨交站上下客。

“最后一公里”只能指望公交?

华侨城小区居民们出行的不便怎么解决?记者采访了华侨城小区所属的闵行区浦锦街道。据介绍,对于居民出行的不便街道已知悉。目前街道正在协调986路公交在华侨城小区范围内增设车站。而由于986路为跨区公交线路,其调整权限在市级交通部门。浦锦街道已将相关情况上报闵行区交通委,请交通委出面加以协调推进。华侨城小区的“最后一公里”,目前看来最终仍得由公交来托底解决。

对于居民提出的对小区班车“超载”认定能否放宽的建议,浦锦街道称,这有待于交警部门进一步研究。但记者多方求证得知,指望交警部门放宽执法标准不太现实。企业租赁的大巴面向固定的对象开设班车,这在性质上与公交车有着本质的区别,在车辆安全性能上、车上人员保险上,也有着天壤之别,不得超载、一人一座是出于安全的考虑。

那么,除了公交线路设站之外,华侨城小区的“班车之困”是否有更好的解决方法?居民严女士认为,在居民们看来,最好的解决方案仍然是通过开设社区班车来解决大家的短驳需求。严女士建议,能否由属地政府出面协调,将华侨城小区开发商用于租赁车辆和驾驶员的资金交由公交公司,再由居民们支付一定的车费,由公交公司开出正规的短驳巴士,增加运力,纳入公交的管理体系,但线路维持不变。

据记者了解,类似的做法已有实践。在此前解放日报·上观新闻报道的浦东定制公交停运事件中,停运的Z106、Z102、Z103等定制公交线路,均最终由公交公司开通早晚高峰公交短驳线作为替代,时间、班次和路线与原有定制公交线路大体相同,票价2元/次,这些公交短驳线由属地镇政府拿出财政补贴予以支持。华侨城小区居民们希望,他们的最后一公里,也能参照上述操作方法,在安全、舒适、便捷、快速、经济之间寻找到一个最佳平衡点。

题图:运营间隙停在华侨城停车场的华侨城小区班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返回商务商业
发新帖 回复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