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律师被15岁女儿杀害:前夫正配合警方调查,希望能帮帮女儿

娱乐资讯新闻 / 北京青年报 来源:北京青年报 发布日期:2020-06-06 热度:19C
敬告:本站部分内容转载于网络,若有侵权、侵害您的利益或其他不适宜之处,请联系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
联系邮箱:2876218132#qq.co m
本页标题:女律师被15岁女儿杀害:前夫正配合警方调查,希望能帮帮女儿
本页地址:http://www.shbbs.cc/25133-1.html

5月25日,同事去张灵家中找她。当时,张灵15岁的女儿卜瑶正向警方讲述,自己是如何借给母亲按摩的机会,从背后勒死了她。

做律师的张灵事业心很强,已经做到了律所合伙人。女儿卜瑶曾就读学费昂贵的私立学校,如今是重点高中的学生。在光鲜生活的背后,一些悲剧的征兆其实早已显现。

离婚后独自抚养女儿十余年,张灵望女成凤心切,在学业上管教很严,尤其最近,对女儿的考试成绩并不满意。卜瑶性格有些内向,曾抱怨没有受到母亲的尊重,自3月以来,母女二人陷入冷战。

悲剧发生之后,卜瑶生父家的亲属婉拒了采访,并向北青深一度记者表示,希望能想办法帮帮孩子。

目前,警方对该案的调查仍在进行中。

△母女二人的合影

女律师遇害

5月25日,山东诚功律师事务所发布了该所律师张灵的讣告。与此同时,当地律师圈也有她的同事传出消息:两天前,张灵被自己的闺女勒死。

5月26日,在张灵母女居住的小区,有居民看见,那个住在18号楼的女孩被警方带回家指认现场。

人们惊讶于命案的发生,但对牵扯其中的这对母女了解并不多。张灵和卜瑶在小区住了十来年,少见她们与邻居走动,也少有朋友来访。

在邻居们的描述中,卜瑶个子比母亲还高一些,偶尔遇到话也不多,只是打个招呼,很少见她在楼下的小广场和同龄人玩耍。

张灵生前经常去一家商店购物,商店老板回忆,卜瑶性格有些孤僻,偶尔因为没带钥匙需要借手机打电话,才会主动开口说话,一般都是喊一声“阿姨好”就过去了。张灵比较干练,说话严谨,容易沟通,人缘也不错。曾有邻居因为房产发生家庭纠纷,经张灵调解后得以解决。

△案发时张灵和女儿卜瑶居住的房子

据知情人透露,5月25日张灵原本要出庭,因迟迟联系不上她,法院将电话打到了律所。与此同时,因为卜瑶没去上学,校方联系不上母女二人,也把电话打到了律所。律所同事到张灵家寻找时,正好听到卜瑶对警方说,23日晚上,在给母亲按摩时,她从背后用绳子勒死了母亲,并装在行李箱里。

当地警方向媒体透露,卜瑶虽然学习成绩很好,但张灵比较强势,一直对卜瑶要求很高。据卜瑶交待,因最近一次考试成绩不佳,担心被责备,在5月23日晚上9点半左右,以给张灵做按摩为由,从身后用丝带缠住张灵颈部将其勒死。


望女成凤

张灵与前夫卜风均是山东省鱼台县人,女儿卜瑶两岁时,两人离婚。此后张灵独自带着卜瑶在青岛生活。

根据山东诚功律师事务所官网信息,张灵主要业务领域包括金融、公司事务、经济合同等,曾先后获得“先进个人”、“优秀律师”等称号,还是律所合伙人、再审申诉法律事务部主任。

卜瑶2019年6月从当地一所有名的私立学校初中毕业,目前就读的高中也是重点中学。

一位与张灵关系不错的青岛律师表示,张灵经常夸赞自己的孩子听话、上进,从未在大家面前表露出不满。上述商店老板也表示,经常能看到张灵带着卜瑶去上辅导班,张灵曾向她聊起“对女儿的学习成绩比较满意”。

但在另一些人眼里,悲剧的征兆早已出现。

事发后,一位与张灵熟识的同行撰文回忆,张灵很干练,对待同事也很随和,但性格比较要强。当初把女儿送去的那所私立初中,每年学费超过3万,实行军事化管理。张灵曾说,觉得这是一种“历练”。

2014年1月2日,卜瑶过生日时,张灵在朋友圈发消息称:“感谢女儿十年来不离不弃的陪伴和对我的历练。”

“可以说是用全身心的爱来对待女儿,望女成凤,希望孩子长大后比她更强、更优秀。”这位同行在文中回忆,卜瑶在学校的成绩一直不错,张灵比较满意,但她有更高的期待,“还给孩子报了各种补习班和兴趣班。”

“我当时劝过她,孩子在班里都考前三四名了,已经很好了,不要给孩子过多的压力。”同行觉得,可能是因为张灵望女成凤的愿望强烈,所以对孩子比较严格,这也是造成这次悲剧的一个原因。

3月7日,张灵写的一首诗《致女儿》在学校公众号上发表,诗里写道:“你一直一直是我心中蓝色的忧伤”,“女儿,看着我,别给我你的背影,让我忧伤的心,又变成,冰凉的石头”。

△张灵写给女儿的诗

张灵的另一位朋友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首诗发表后,卜瑶的感觉并不好,认为在同学面前丢脸了。加上这首诗发表前没告诉她,她认为自己没有被尊重,“两人好像在家吵了一架,从妇女节开始就不怎么说话了。”

张灵还曾向这位朋友提起,疫情期间,卜瑶在家不是很爱学习,有时会玩游戏,说她也不听,两人有时会吵架。卜瑶返校后考过一次试,在年级排十多名。“张灵认为这个成绩没达到她的要求,她希望孩子必须在前5名,最好是前3名。她觉得孩子这么大了,花了这么多钱,但是发展和她预期的不一样。”

卜瑶就读学校的一名家长称,张灵平时工作比较忙,可能顾不上孩子日常的学习,但是一到了考试出成绩的时候,必定会重视起来。而且疫情期间长期待在家里,确实可能影响到孩子的学习。

另据媒体报道,卜瑶在学校曾和一名男生关系很好,但不是谈恋爱。有同学称,“好像她妈妈误会了什么,来了一次学校,很尴尬。” 卜瑶曾在学校开玩笑似地说过,“家里什么都好,就这个妈不好。”

学校方面则向媒体表示,卜瑶在学校与同学们相处并没有异常表现。学校得知出事后,也很震惊。

△卜瑶儿时的照片


“情感上无法接受”

5月29日,张灵停在小区的车上被插上了花束。停车管理员觉得这是一种祭奠,没有将花取下。

事发后,张灵的信息被律所的官网删除,律所同事大多拒绝了媒体的采访,有同事认为:“这是个悲剧,整个律所沉浸在悲痛中,事发突然,大家一时无法接受。”

5月28日上午,张灵的追悼会在青岛市殡仪馆举行。张灵的同事、同学、朋友近百人到场。对于这对母女间的矛盾,没有人能给出一个准确的答案。追悼会上,情绪最激动的是张灵的生母,她痛哭着,被亲属们架着走出告别厅。

张灵老家在济宁市鱼台县的一个村庄,她是双胞胎中的姐姐,自幼被送养,但她和生母一家的联系并未中断,还会时常走动。事发后,生母一方多位亲戚曾去配合警方调查,张灵的一位堂兄称:“都想不到为什么,情感上无法接受。”

张灵养母家的弟弟透露,他和张灵关系很好,张灵对卜瑶也很好。事发前两天,姐弟俩还因其他事情通过电话,他没有感觉到任何异常。突然发生这样的事情,他同样觉得“无法接受”。

据媒体报道,卜瑶的父亲卜风在事发后曾找到警方希望见女儿一面,未被允许。据卜瑶的爷爷奶奶称,卜风与张灵离婚后,二老再未见过孙女。多年前,为方便联系,卜风曾买过一部手机给卜瑶,但这部手机一直没有打通过。

接受记者采访时,卜风的父亲对孙女的印象仍停留在十多年前。卜瑶出生后,他曾在青岛帮着带孩子。孙女学走路时,他用木头做了简易木车,“她扶着就能走。”老人一直觉得孙女聪明,卜瑶刚会说话时,他教卜瑶念三字经,“念了两三遍开头,孩子就会自己念了。”

出事之后,卜风的父亲一直想不通,“这么多年,是不是教育上出了什么问题?无论无何,她还是个孩子。”

卜风婉拒了采访请求,他表示目前自己正在青岛配合警方调查。但他提到,已经找过张灵的同事,希望从法律方面帮帮卜瑶。

(文中张灵、卜瑶、卜风为化名)

文|北青报记者 李东 实习记者 刘思园
编辑|刘汨
本文首发于北京青年报旗下微信公号北青深一度(ID:bqshenyidu),转载须获授权
编选|王子轩
监制|高杉

 更多精彩内容↓↓↓

6月6日0时起,北京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响应下调为三级

北京解除湖北(含武汉)人员进京限制,适当开放小区卡口,社区不再查体温…

卸任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后会有期!

论坛
  阅读原文
支持0次 | 反对0次  
  用户评论区,文明评论,做文明人!

通行证: *邮箱+888(如:123@qq.com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