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阿姨”复工,改行当消毒员:穿上防护服,内心像打翻了五味瓶

国内新闻 / 上观新闻 来源:上观新闻 发布日期:2020-02-21 热度:26C
敬告:本站部分内容转载于网络,若有侵权、侵害您的利益或其他不适宜之处,请联系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
联系邮箱:2876218132#qq.co m
本页标题:“男阿姨”复工,改行当消毒员:穿上防护服,内心像打翻了五味瓶
本页地址:http://www.shbbs.cc/18796-1.html
刘见民,30岁,河南周口人。

2018年7月来到上海的家政公司“悦管家”做了一名钟点工,主要负责居家保洁、家电清洗等。今年1月29日,他从老家回沪,在经历14天居家隔离后,他加盟公司新的业务板块——空间消毒,成为最早一批消毒服务人员。

2月19日,他们小组四人,在闵行区莘庄镇社区事务受理服务中心康桥服务站进行消毒工作,这是他们一天四档活当中的第二档。工作间隙,他向记者诉说了一番复工前后的心路历程。

19日上午,刘见民与他的小伙伴一道,在闵行区莘庄镇社区事务受理服务中心康桥服务站开展消毒工作。

千辛万苦回老家
原本打算到初十

春节期间,我在老家天天看新闻里那些身穿防护服的医务工作者,真是又羡慕又替他们担心。没想到我现在也身穿防护服,头戴防护镜,战斗在上海抗“疫”的第一线。当我把工作视频发给老妈时,她都一下子吓哭了。

我是2018年7月份来上海打工的,上海人一般把家政员叫做“阿姨”,我就是为数不多的男“阿姨”。刚开始,我还不太敢跟父母提我在干家政,只跟他们是在上海修家电。干着干着,我越来越觉得把卫生搞好,也是门技术活,加上我们公司管理很正规,这份工让人觉得挺有奔头。

今年1月20日,在忙碌了一年之后,我踏上了回家的路程。我跟几个老乡每人花200元钱,拼了一辆车,这办法原本就是图方便,没想到今年特别折腾,路上花了24小时才到家。

我是家中的“老憨子”(排行第三,家中最小的儿子),好不容易回家,我计划至少得呆到初十。多陪陪父母,还有80多岁的老外婆是我最大的心愿。

在上海一年多的保洁干下来,我眼睛里已经容不下一点灰。在家,我这里扫扫、那里抹抹,把洗衣机、空调、冰箱,统统清洗、保养了一遍,忙个不停。老妈欢喜得合不拢嘴,也知道我干家政干出了点名堂。

回沪隔离14天
我一开始觉得亏大了

然而,刚过了大年初一,全国抗击新冠疫情的形势一下子开始紧张了。

大年初二,店长给我发微信,说上海抗击疫情的任务十分艰巨,公司已经被列入上海市防控疫情重点企业和市政府四大保障性企业名录,为政府大楼、商务楼宇、企事业单位、园区、社区邻里中心等公共场所提供空间消毒服务,这块业务现在非常缺人,希望员工能尽快回来。

刚到家就要走?爸妈说啥也不同意。我妈劝我,河南农村管得挺紧,生人一概不准放进来;家里空气好;各种农副产品随便吃。事实上,她是担心我回去后,春节期间,大城市各种店都关门,我没地方买吃的,自己做饭又不太会……

1月29日,路上一路畅通,可小庆幸没多久,一回到上海,我就后悔了。政府出台规定,外地回沪人员必须居家隔离14天。哎,我们做的是钟点工,隔离14天,不就意味着非但一分钱进账没有,还要自己吃喝,亏大了。

没想到,懊恼很快被来自企业的温暖所代替。一回到上海,店长把公司的统一安排转告给我,一是安心居家隔离,公司会提供生活费补贴,二是抓紧学习,准备接手新的任务,早回来早上手,还能成为后面回来人的老师傅。

居家隔离期间,店长每天通过微信发来培训材料,内容包括如何配制消毒药水,如何合理安排动线,如何识别强电、弱点的开关,避免触电事故等。说实话,我义务教育阶段的那些可怜的化学知识、物理知识,早就还给了老师。14天的培训,让我把丢掉的知识又捡了点回来,我暗下决心,今后有空还是要多读些书。

正当我已经习惯于这种有规律的“蜗居”生活之后,2月13日下午,公司来电话,通知我可以复工了。

背着20公斤的药水包
每天最长工作12小时

药水包20公斤重,刘见民一背就是一天。

说实话,在我穿上白色防护服、戴上防护眼镜、套上塑料手套的一刹那,内心一下子仿佛打翻了五味瓶。终于可以上岗,又有收入了。但是,我也有担心:从来没有做过这份工作,做得好吗?再说现在舆论都在说没事少聚会,尽量别上街,可我们干这行,要消毒的这些公共场所,人来人往,会不会有感染的风险?

没想到上岗后,真正出乎我意料的却是肩上20公斤重的药水包。

复工第一天,师傅教我先把消毒药片放入背包,接着在背包里灌满水,然后把背包扛到背上。我的乖,20公斤重的药水包背身上,相当于扛两大包大米。刚上手时,我戴着塑料手套,因为手有些不灵活,药水包差点砸脑袋上。

楼梯扶手仔细擦一遍。

卫生间也必须消毒。

每消毒一个场地,少则一个小时的工作量,多则一个半小时。我和小伙伴肩背药水包,一边走一边用喷头往地上、墙上、房顶的空调出风口喷消毒药水。背上的药水包份量一点点轻了,但因为防护服不透气,出汗却一点点多了……汗黏在身上难受吗?有点,但是我们每档活的间隙,可以脱下防护服透个气,一想到医护人员穿8个小时的防护服不喝水、不上厕所,我们这点苦就不算什么。

对台面进行消毒。

大面上喷洒完消毒药水之后,接下来就是对电话机、开关、把手、电梯按键、桌、椅等手经常接触的地方进行消毒。这时候,我先用手持喷壶在上面喷一遍消毒药水,再用专用抹布仔细擦拭。

别看这活轻,但遇到电脑比较多的办公室,这活就得细了又细:喷多了,电脑发生短路,就出大事了,公司的牌子也要砸掉,喷少了,又达不到应有的效果。18日,我们在闵行一家外贸出口企业做消毒,大平层有上百台电脑,我们四个人足足擦了一个半小时。

复工以来,我的工作表每天都是排得满满的。公司一般给我们每天排四五档活,我们四个人,得从早上7时干到下午3时。有些活面积大、路途远,晚上7至8时下班也常有。刚开始几天,人少活多,中午吃饭的时间都没有,大家就自带干粮。这几天好些了,中午还能回家或者到最近的店去休息一下。

刘见民的交通工具是助动车,完成一项任务之后,他马上要奔赴下一个“战场”。

工作辛苦吗?比原先干居家保洁当然要累多了,但带给我的感动也比原先多:有的单位没有完全复工,但消毒工作已经做在了前头,他们要用最干净的场地迎接员工;有的单位大部分人在家办公,只有很少几个人在值班,但这些人埋头工作,丝毫不受外界的影响;有的社区办事大厅,工作人员和居民看到我们来都非常和气。居民疏散后,在外头耐心等待,一声不吭。19日在莘庄镇社区事务受理服务中心康桥服务站,领导还主动关心我们,问我们一次性口罩等防护用品够不够……

抗击疫情,每个上海人都在默默坚守岗位,我非常自豪,自己也能为上海更加清洁、更加安全贡献一份力量。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原创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口述/刘见民,文字整理/吴卫群

微信编辑:车车


◢ 猜你想看↓↓↓
新突破,湖北新增确诊降至三位数,累计治愈出院超过10000例!最新疫情通报→复工10天,上海的返程高峰来了吗?
【权威解答】外地户籍父母、没有居住证的保姆、没带纸质工作证明……能从道口进上海吗?
长三角健康码有望互认,上海超三成沿街商户已开业;最新疫情防控发布会速递→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载上观新闻APP


嘿,星标我们了吗?



“嗯,这篇正在看

论坛
  阅读原文
支持0次 | 反对0次  
  用户评论区,文明评论,做文明人!

通行证: *邮箱+888(如:123@qq.com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