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谋已久!申城数家“乐高中心”相继跑路

首页 > 国内新闻 > 上观新闻
来源:上观新闻 发布日期:2019-10-10 03:34 浏览:7次
今年以来培正逗点、馨哈早教、巧恩美语等10多家教育培训机构关门,背后暗藏套路。
即有一拨人专以经营不太稳定的教育培训机构为目标,以收购股权的名义,将教育培训机构弄到手后一方面赚取账面资金,另一方面在“零投入”的情况下继续销售课程,迅速“榨干”剩余价值,直至被租赁处的物业断水断电锁门。
然而“套路跑”还在继续发生,申城多家提供乐高课程的培训机构成为了“操盘”关门的新目标。

长假后,铜川路上的弘基时尚生活广场一楼的“创造力星球乐高STEM中心”已关门。
预谋已久的“套路跑”
创造力星球乐高STEM中心铜川路店
8月初股权转让,9月24日关门
10月9日,长假后上班的第二天,上午10时许,市民施女士照常将孩子送往位于铜川路上的弘基时尚生活广场一楼的“创造力星球乐高STEM中心”上托班。赶到商场内,施女士傻眼了,只见校区并没开门。从透明的玻璃看进去,里面漆黑一片,空无一人。玻璃上,贴着两张A4纸打印的二维码,提示让家长“入群”。施女士尝试扫码,入群后,她急忙询问大家“怎么回事?为何乐高中心这么晚还没人上班?”从其他家长口中,她才得知,这家乐高中心早在节前的9月24日就已关门。
9月24日,弘基时尚生活广场一楼的“创造力星球乐高STEM中心”因物业断电不得不关门。
关门似乎早已是定局。今年9月初,在黄浦、闵行两家“宝贝喏国际早教中心”关门后,就有家长担心,自己孩子所在的教育培训机构,会不会也关门跑路?“套路跑”的下一个目标会是哪一家?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随后通过“天眼查”搜索发现,今年8月2日,曾在宝贝喏关门中作为股权收购方的“上海潜翔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又收购了一家名为“上海寅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全部股权。而在历次“套路跑”中,用一家空壳公司先将教育培训机构的股权收购并变更法人往往是第一步操作。
“上海寅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工商信息变更记录显示,其经营的教育培训机构,极有可能是“套路跑”的下一个目标。
这家“上海寅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经营的教育培训机构,是否是下一个目标?根据公司的注册地址“铜川路68号1号楼一层115-9、115-11室”,9月19日,记者前往现场查看发现:铜川路68号就是“弘基时尚生活广场”,“一层115-9、115-11室”正是“创造力星球乐高STEM中心”。
9月19日记者在现场采访得知,种种迹象已表明这家乐高中心的“套路跑”已在运作。中心校长告诉记者,他刚被招聘来担任这个中心的校长,9月19日是他上班的第二天,正在熟悉情况。而招聘他的人正是老板“张辉”,即此前多次“套路跑”事件中的核心操盘手之一;弘基时尚生活广场物业向记者反映,乐高中心8月开始拖欠租金。联系原法人钱某后,才得知中心已转让给上述的“潜翔”公司,转让时钱某留给了下家账面资金15万。物业随后通过中心校长反复催缴租金,9月19日,一名自称中心新负责人的陈某出面,从上述15万中拿出4万余元,缴纳了8月份的租金,并给中心4位老师支付了共计1万元的工资,但9月份的租金及老师的工资仍然拖欠着。
9月19日记者采访时,这家“创造力星球乐高STEM中心”仍正常营业,有家长正咨询课程购买事宜。
此后的过程和此前关门的其他教育培训机构如出一辙。在反复催缴租金未果的情况下,9月24日,物业断了乐高中心的水电,中心关门。而通过此番“运作”,接盘方不仅赚取了15万账面资金中剩余的部分,也将关门前8、9月份的课程销售收入收入囊中。
至此,又一起“套路跑”运作完成。据校长统计,关门时,中心有孩子100余名,涉及未销课程数十万元。
记者留意到,今年5月巧恩美语关门时,弘基时尚生活广场内也有一家中心。部分孩子在巧恩关门后,转投乐高中心,没想到因此再次中招……
棒棒贝贝虹口和花木乐高科技中心
股权转让未完成就关门了
记者从“12345”市民服务热线了解到,在铜川路“创造力星球乐高STEM中心”关门之前,“棒棒贝贝”旗下的两家乐高中心也相继通过“套路跑”关门。
一家是位于浦东新区杜鹃路68号的棒棒贝贝花木乐高科技中心,以销售乐高机器人拼装编程课程为主要业务。据家长们反映,这家中心自7月份被转让后,课程就时断时续,勉强维持至9月12日中秋节前,便彻底关门了,大多数家长有数千元的课程尚未消费。
9月20日下午,记者前往棒棒贝贝花木乐高科技中心了解情况。在中心门口,记者碰到了正在张罗为孩子们转课的原法人朱某,他告诉了记者“套路跑”的前前后后。
位于浦东新区杜鹃路68号的棒棒贝贝花木乐高科技中心9月12日中秋前关门。
朱某称,今年7月,一家名为“BO教育联盟”的机构负责人张辉找到他,提出以“上海恩迈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的名义,收购他名下的棒棒贝贝乐高中心。朱某考虑到已经营上述中心两年多时间,早已萌生退意;被收购后,未上的课程由下家负责完成,自己解脱了,便答应了收购一事。而由于朱某注册在杜鹃路68号的是其名下的“上海大着墨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浦东分公司,分公司按照法规无法直接转让股权。商谈后,张辉要求朱某先将自己的分公司注销,随后再将收购方“恩迈教育”的注册地址变更进来,以实现收购。作为收购条件,朱某必须给下家恩迈留足10余万的账面资金,并将房租缴至9月底。
今年7月15日,双方签订协议后进行了交接。此后,朱某于8月2日完成了分公司的注销。但朱某发现,对方并无好好经营的打算。一方面,张辉将中心原有老师辞退后,重新安排了两名老师,但中心内有6个教室,两名老师显然难以维系;另一方面,新招来的老师在被要求销售课程的同时,却始终没有拿到过一分钱工资。9月12日,两名老师决定自行辞职讨薪,最终导致中心关门。直至关门时,双方的股权转让操作尚未完成。
朱某称,对方卷走了他留下来的账面资金和一个多月的课程销售收入,这显然是预谋已久的“套路”。而如今,他不得不出面收拾残局,联系周边的其他教育培训机构,接手课程尚未结束的孩子们。
位于虹口区东江湾路188号的棒棒贝贝虹口乐高科技中心早已关门。
随后,记者又赶往了位于虹口区东江湾路188号的棒棒贝贝虹口乐高科技中心。该中心早在8月初就已关门大吉,家长吴女士告诉记者,她7月23日续课26000余元时,发现收款方已经从原来的运营方“乔贝文化”变成了“巧润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据原法人洪某称,中心早已转给了他人。在宝贝喏关门事件中,收款方也是“巧润科技”。记者随后向洪某确认,收购其中心的正是“BO教育联盟”。
“按月付费”是家长最好的防御手段
据记者粗略统计,今年申城被“BO教育联盟”以“套路跑”运作关门的教育培训机构已多达14家,包括培正逗点、馨哈早教、巧恩美语、宝知成、凯瑞宝贝、花园宝贝、维乐教育、宝贝喏、名藤早教、梓音艺术空间、见林见树国际早教、悦宝园、创造力星球乐高STEM中心、棒棒贝贝乐高科技中心等长长的一串名单。
为什么这么短的时间内,这一团伙能在如此多的教育培训机构中将“套路跑”运作成功?
一方面原因在于“套路跑”确实钻到了监管的空子,在运作中对于法律责任和账目往来均进行了“切割”。相关部门介入时难有“抓手”,无法定性为“诈骗”,缺乏打击手段。如“套路跑”的核心操盘手,实则是“BO教育联盟”中的张辉和许峰两人,但在操作中,这两人虽然出面物色目标、洽谈收购事宜。但在具体的股权交易中,两人并不介入,而是使用空壳公司来操作。一旦相关部门找到他们,他们便以“只是投资方中间牵线人”为借口,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
而另据知情人士透露,在整个“BO教育联盟”团伙中,参与人员分工明确。有人专职负责“善后”,即关门后出面与家长“周旋”;有人专职做“顶包法人”,即股权变更后出面担任新法人。这些“顶包法人”往往身在外地,以最终被列为失信人的代价换取一定的报酬。而在来上海运作之前,上述团伙已先后在北京、苏州等地活跃。
另一方面,“套路跑”之所以能屡屡成功,也与教育培训机构行业的现状不无关系。一名担任过多家教育培训机构中心校长的业内人士表示,教育培训机构在经营上与健身房类似,轻资产运作,以课程预付费收入为主。但是,一家机构覆盖的范围有限,销售曲线往往都是由高走低。前两年较容易盈利,但前面的盈利实则是透支了后期的收入。随着招生速度放缓,众多教育培训机构的经营介乎于盈亏之间,难以维系。因此,这也是“BO教育联盟”能与多家教育培训机构法人“一拍即合”顺利收购的原因所在。由“BO教育联盟”运作关门,原法人得以避免在自己手中关门面临的巨大社会压力。
教育培训市场的混乱,滋生了“BO教育联盟”这样的浑水摸鱼者。申城今年如此密集的“套路跑”,给监管的加紧规范敲响了“警钟”。不过,据记者排摸,上述“套路跑”的教育培训机构,绝大多数都是没有教育培训资质的。申城的家长们在选择时,避开无资质的机构就能较大概率“避坑”;而如果没有挑选余地,必须要给孩子选择无资质的教育培训机构,不妨要求“按月付费”,即便遭遇关门事件,也将损失减少至最低。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原创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毛锦伟
微信编辑:大白
◢ 猜你想看↓↓↓
还是没道歉,NBA总裁连夜来华!网友:来干嘛?尴尬!央视主播:肖华的话就是笑话
上观直击香港丨经历“暴力周末”,港岛各行各业“凛冬将至”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载上观新闻APP


嘿,星标我们了吗?


“嗯,这篇好看↓
论坛
  阅读原文
支持0次 | 反对0次  
  用户评论区,文明评论,做文明人!

通行证: *邮箱+888(如:123@qq.com888)